• 网站已经升级服务器,速度不错哦! QQ呼叫站长
  • 会员可以点击下面的链接发表你的看法与说说,演示地址
  • 本站支持会员免费上传文件,打造会员专属平台点击进入文件上传
  • 想要上传文件首先得注册为本站会员才可以上传哟!注册会员

韩国女主播入侵中国:吃饼干3小时引10万粉丝

文章 异乡浪子 2年前 (2016-07-26) 133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

韩国女主播入侵中国:吃饼干3小时引10万粉丝
  假设有这么一个地方,你可以毫无顾忌地观赏一位高颜值的韩国美女——盯着她看而不用担心对方反感,还能随意攀谈,甚至送2514个“萌”(价值288元),她会称呼你 “老公”或者“男朋友”。
  这地方,你会不会去?
  这样的地方被称作“直播间”。
  对网友来说,直播间是“宅男的天堂” ;对资本来说,它是一块价值超过100亿元的蛋糕;而对平台上的女主播而言,这更像是一个残酷的战场,容貌、舞姿、声音,甚至游戏水平,都能成为优胜劣汰的筹码。
  战场上硝烟弥漫,而今愈演愈烈。如果说,就在一年前,中国女主播只是在“内战”的话,如今却不得不面对一群来自韩国的“敌人”。
  韩国女主播开始抢占风头和市场。今年夏天,王思聪不惜耗资千万挖来多名韩国女主播,进入他的熊猫TV直播平台。龙珠直播的美女频道中,最受欢迎的女主播里,5人里有4人都是韩国女主播。
  强大对手的冲击下,一位中国女主播因为粉丝锐减,急得在直播间里哭了。
  韩国女主播笑了,中国女主播哭了
  150万人涌进韩国女主播许允美的直播间。这阵仗,她还是头一次见到。
  滚动的弹幕几乎霸占了整块屏幕,留言刷新速度达到了视觉所能分辨的极限。
  身材姣好的她,刚在直播间跳完一段性感热舞。由于体力消耗太多,胸膛随着呼吸不停地起伏。
  不断有人刷屏:“再跳一个!”
许允美
  如今,回想起几个月前直播最火爆时的情景,许允美已经淡定许多。她告诉每日人物(ID:meirirenwu),起初看到这么多观众时,惊讶得一个劲儿地跟人道谢。
  来中国前,许允美是韩国直播平台的当红BJ(女主播)。她从两年前年开始涉水直播,获得过年度最佳女主播的称号。
  这位最佳女主播在本土人气最高时,观众数量是12000人。而到中国,这个数字是过去的125倍。
  中国市场实在是太大了。艾媒咨询的报告显示,2015年中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接近200家,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经达到两亿——几乎相当于中国总人口的七分之一。
  2016年中国直播市场规模将达到150亿元,到2020年这个数字可能达到600亿元。这几乎是韩国直播市场规模的数百倍。
  王思聪“千金博美人一笑”的故事至今仍在直播圈流传。2016年3月8日晚,韩国女主播Yanghanna,在熊猫TV表演跳舞时,有人打赏了多个“佛跳墙”。
  每个“佛跳墙”,在熊猫TV售价1000元人民币。
  随后,王思聪也进房间打赏,紧接着对方开始挑衅王思聪,双方开始互刷礼物。
熊猫tv上,女主播遭到王思聪打赏,一夜之间被打赏40万元。
  高潮发生在最后一刻:那位土豪观众一口气刷了约14万元的礼物,王思聪则怒刷了23万多元。于是,Yanghanna在一夜之间被打赏了40多万元,创下女主播单日收礼记录。
  幸福来得太突然,Yanghanna在直播中激动得哭泣。
  尽管这个童话般的故事有炒作嫌疑,但中国女主播真切感受到对手的威胁。7月6日这天,排在龙珠直播第一的是韩国女主播阿英,共有15万观众观看,而排名11的中国女主播,观众数量仅有9700个。
  那位在直播间哭泣的中国女主播,原先排名前三,如今观众人数却不到原来的十分之一。
  10万人看她吃饼干
  舞蹈,几乎是所有韩国女主播的杀手锏。
  更多时候,即便不跳舞,韩国女主播的直播间依然聚集着大批观众。
  7月5日晚上8点,韩国女主播李秀彬开始直播。在直播的3个小时里,她几乎都坐在椅子上,做的最多的事情是吃饼干。
  10万中国观众在看她吃饼干。
韩国“真人芭比”李秀彬。
  魅力来自她前凸后翘的身材。有人还把她比作漫画《海贼王》里的人气女主角娜美。除胸大,她还长着一张娃娃脸。
  “平时都会有10多万观众进来,遇到春节这样的节日人会更多。”李秀彬对每日人物(ID:meirirenwu)说。
  她懂得如何吸引中国观众,尤其深谙男性观众的“口味”。一份最新的调查数据显示,在直播平台中,22岁及以下用户超过六成,而男性用户占比高达77%。
  男性用户人均花在直播上的时间每天高达135分钟。为了牢牢抓住观众的眼球,李秀彬使用超过5000元人民币的高清摄像头直播,每次化妆时间都在1个小时以上,服装包括护士装、教师装、水手服——每次直播都不重样。
  “其实中国观众和韩国观众没有太大区别。”在韩国直播了4年,如今又转战中国的李秀彬可谓“身经百战”。
  跟李秀彬一样,来华的韩国女主播几乎都出身于韩国的afreecaTV。这家平台被中国直播平台效仿已久。无论是版式还是页面,中国大部分直播平台都有对方的影子。
韩国的afreeca tv。
  成立于2006年的AfreecaTV,前身是一家上市游戏公司。这家公司的代表理事徐洙吉,开发过一款火遍中国的网络游戏——《传奇》。
  徐洙吉总是能挠中人们的兴趣点。《传奇》满足了人对荣耀和暴力的需要,而直播则迎合了对隐私和欲望的渴求。
  就连在线打赏的模式,中国的直播平台也和韩国平台如出一辙。不过,中国平台上的打赏更为“土豪”。斗鱼平台,送主播一发“火箭”的价格是500元人民币;在龙珠平台直播间,召唤一条“神龙”要999元。
  打赏都是真金白银,也是直播的主要商业模式,由主播和平台分成。通常,二者分成比例是5:5,或者是6:4,而当红主播能获得更多。
  一家大型直播平台的负责人告诉每日人物(ID:meirirenwu),如果韩国女主播签约经纪公司,那么主播获得的打赏总额,会被直播平台和经纪公司对半分,最后经纪公司再抽取一部分。
  “如今竞争太激烈,我们为了留住一些韩国女主播,有时会给韩国女主播七成的打赏收益。”这位负责人的语气里透着无奈。
  早在2013年1月至9月,AfreecaTV旗下网络主播就创下了258亿韩元收入。其中,前4名网红主播的年收入均超过2亿韩元(约合111万元人民币)。
  这一年,中国的直播平台还未正式起步。
  洗澡的时候都在学中文
  如今,刚刚起步的不光是中国的直播平台,还有中国的女主播。
  一家台湾媒体把大陆早期的直播间称为“屌丝直播”。第一批直播间以9158平台为代表,它对受众的定位是草根阶层,60%的用户来自三线以下城市。
  早期的女主播几乎都以个人形式入驻平台,以聊天和K歌为主,没有包装团队,没有指导,更谈不上专业培训。即便斗鱼、熊猫、龙珠等直播平台相继出现,也没有太大改变。
  相比中国女主播,韩国女主播简直是“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”。
  7月7日晚,龙珠直播的美女频道上,超过200名中国女主播在直播。面对数量更庞大的对手,韩国女主播自感游刃有余。
  “我几乎没有感到竞争的压力。”许允美对每日人物(ID:meirirenwu)说,“我会跳钢管舞,还会弹吉他、弹钢琴。”
  她直言中国对手的软肋:“确实有漂亮的,也有会跳舞的,但她们都太单一了。”
  另一名韩国女主播阿英也很淡定,她很少去看中国同行的直播间,“做好自己就足够了”。
韩女团BAMBINO。(朴恩率,上图左一)
  她们并非盲目自信。不少韩国女主播都在本土接受过艺人培训。许允美和朴恩率都曾是韩国女子组合的成员,还出过单曲。
  在有着“造星工厂”之称的韩国,艺人如同从流水线上制造出的产品。 有人从10岁就开始接受艺术训练,被称为练习生。出道前,他们往往都经历过一到两年的专业训练,训练内容包括形体、舞蹈、唱歌和社交方式。
  在艺人金字塔上,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能成为演员,弱一点的当歌手,而超过一半的练习生会被淘汰。
  即便是这些被淘汰的练习生,在中国做直播,面对大多数没有“专业”背景的中国女主播,很多也能所向披靡。
  那些在韩国娱乐工业金字塔底层徘徊的艺人,来到中国直播市场,找到了价值,并俨然成为“行业翘楚”。
  女主播的收入,除了虚拟道具的分成,还有平台签约费、外出接广告和参与商业活动。“当红的韩国女主播年收入都在百万人民币以上,加上千万级别的签约费,她们的收入比起韩国本地的一些艺人,只高不低。”一家直播平台的负责人透露。
  在中国女主播大多以直播为乐趣的时候,韩国女主播群体早已职业化了。
  “直播对我而言,就是一种职业,并不是爱好。如果是爱好,我可能无法坚持下去。”许允美说,她每天要花3个小时学习钢管舞和钢琴,“就连洗澡的时候,都在看中国的连续剧,学习中文。”
  许允美最喜欢的中国女歌手是邓紫棋。学会了《泡沫》这首歌后,她立刻到直播间表演;而她最爱看的电视剧是《爱情公寓》,尽管并不太懂其中一些中国式幽默。
  而另一名韩国女主播朴恩率也表现出高度的职业精神。身为舞蹈组合前成员的她,虽然已掌握很多性感舞蹈,但如今仍要学习最新的舞蹈和热门歌曲,每项培训一周要达到4个小时。
  在最近的直播中,她由于训练太猛而导致韧带拉伤,进了医院。
  韩国女主播分为A、B、C三个档次
  韩国女主播绝非单枪匹马来到中国。她们背后,有一双双看不见的推手。
  其中一双推手来自张森——韩国一家经纪公司负责开拓中国市场的代表。他所在的公司已向中国市场输出15名韩国女主播,相当于在华韩国女主播人数的一半。
  张森将韩国女主播引入中国的想法始于2013年。他的几个韩国朋友来中国旅游,无意中关注到当时在中国比较火的YY直播平台,但观看了中国女主播后,纷纷摇头。
  “总的感觉就是不惊艳。长相不惊艳,舞跳得不专业,歌唱得也一般,跟韩国的女主播比不了。”张森对每日人物(ID:meirirenwu)说。
  那时,在国内想看韩国女主播的表演,只能去视频网站看。如今,不少韩国女主播在优酷上两三年前的舞蹈视频,仍有百万以上点击量。
2014年10月,韩国一名女主播yoo so hee在afreeca TV 上获得超过35万个星星气球的打赏。
  张森动心了,陆续签下15名韩国当红女主播,把她们带到中国。
  和他预想的一样,韩国女主播进入中国市场之后,攻城略地般地占据众多直播平台前列位置。
  经纪公司不是等闲之辈。他们不仅督促韩国女主播学习中文,还给她们每人配一名专职翻译。
  许允美的翻译seol是一名中国女生,刚刚经过考核得到这份兼职。Seol说,韩国女主播的翻译招聘比较严格,不光要有最高级别的韩文证书,还得达到同声传译的水平。
  公司还注重市场调研。张森专门成立一支由7人组成的调研团队,负责调查研究中国观众对女性喜好的变化。调查结果直接影响经纪公司选拔女主播的偏向。
  他们调研后发现,宅男更多喜欢二次元(动漫角色)中的女性。同时,能勾起欲望的热舞,也能吸引宅男。
  公司给每位主播备有cosplay服装。在2015年万圣节当晚,阿英cos(装扮)成为一名女警,一举收获20万人的直播数量。
  严格的公司化管理必不可少,韩国女主播被分为A、B、C三个档次。要成为A类一线主播, 不仅要有15万以上的视频点击量和微博粉丝数,还得具备劲歌热舞以外的才能,比如古典音乐、诗词歌赋。
  所有的这一切,都是为了吸引中国观众。
  韩国女主播也有烦恼的时候,也要为揣摩中国男性观众的审美而绞尽脑汁。在韩国,许允美以颇具特色的户外直播备受关注,会直播自己上街购物、逛公园,以此与观众互动。
  但在中国,这一招收效甚微,除了语言问题,许允美发现,“无论什么形式,中国观众似乎最喜欢的还是跳舞”。
  由于舞跳得太频繁,她一度伤到了颈椎,住院两周。
  来自中国观众的热情,令她轻伤不下火线。许允美在万众瞩目下再次回到直播间。
  她的韩国同行阿英,用一种夸张的方式形容说:“中国的观众对她来说,就像是她的老公或是男朋友,总是宠着她。”
  不远的将来,她们都有可能跨过网络,来中国发展。
  她们相信,除了语言,没有什么能够阻碍她们彻底打败中国女主播。

责任编辑:郑汉星


Download


浪子娱乐 ,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韩国女主播入侵中国:吃饼干3小时引10万粉丝
喜欢 (1)
[]
分享 (0)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